九游会注册

两年多亏损超百亿途虎养车IPO故事不“性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25

  1月24日,据港交所文件,途虎养车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联席保荐人为高盛、中金公司、美银证券、瑞银集团。

  资料显示,途虎养车是一个汽车养护电商平台,于2011年创立于上海,主营轮胎、机油、汽车保养、汽车美容、车品等。为客户提供“线上预约+线下安装”的养车方式。

  上市申请书显示,在营收方面,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途虎养车的营收分别是70亿元、88亿元和84亿元;同期的净亏损为34亿元、39亿元和44亿元,3年不到的时间里,累计净亏损高达117亿元。

  除了亏损严重,雷达财经注意到,有媒体报道途虎存在使诈截单、私开发票的情况。新浪汽车也在去年底的一篇文章中,质疑途虎汽车涉嫌虚假宣传、专业性堪忧。

  对此,有网友直言,途虎全是加盟店,各店服务,技术,动机参差不齐。上市申请书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途虎拥有3167家由加盟商经营的途虎工场店。

  而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汽车后市场服务正在迎来爆发式增长,途虎还面临天猫养车、京东京车会等实力强劲对手的围住堵截,距离打造出一个全国性汽修连锁尚有一段距离。

  据途虎养车招股书披露,公司平台的服务涵盖在中国销售的大多数乘用车车型,满足从轮胎和底盘零部件更换到汽车保养、维修、汽车美容等全方位的汽车服务需求。

  按照上市申请书,截至2021年9月30日,途虎养车及其线万交易用户,比2020年同期的1030万用户增长35.6%。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公司的月活跃用户于2021年9月达到1000万名,使公司的平台成为中国汽车服务提供商聚集的最大车主社区。

  申请书还提到,途虎养车于2011年开始业务经营,从2013年至2021年已进行了1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百度、高盛、高瓴资本、红杉中国、启明创投等多家机构。

  最近的3笔融资是在2020年6月完成3亿美元F轮融资,2021年2月完成2.76亿美元F-2轮融资,2021年11月完成1.27亿美元F-3轮融资。

  目前,途虎的主要外部股东有腾讯持股19.41%,愉悦资本持股8.98%,红杉中国持股7.56%,方源资本持股5.46%;主要个人股东有途虎养车联合创始人陈敏持股11.76%,另一联合创始人胡晓东持股3.22%。陈敏目前担任途虎董事长兼CEO,胡晓东担任总裁。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汽车服务市场(包含汽车维修及保养、洗车及汽车美容以及需安装配件)规模已达1万亿元,预计将以10%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5年达到1.7万亿元。

  在此背景下,途虎主要透过线上界面和线下服务网络,提供正品汽车产品和优质服务,从而产生收入。

  截至2019年、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途虎养车营收分别为70.4亿元、87.53亿元和84.42亿元;同期毛利分别为5.23亿元、10.8亿元和13.12亿元。

  与此同时,截至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途虎的净亏损分别为34.28亿元、39.28亿元和44.35亿元。

  也就是说,过去3年不到的时间里,途虎累计净亏损高达117.89亿元,且有扩大之势。

  公司解释称,巨额亏损是由于在估值增加推动下,公司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负债增加所致。

  如果剔除此类亏损,报告期内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10.4、9.7亿元和9亿元,合计达到29.1亿元,公司依然呈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由于大量可换股可赎回优先股录作负债,报告期内途虎养车的负债净额分别为65亿元、99亿元及142亿元。公司解释,可换股可赎回优先股将于上市时自动转换为普通股,这部分负债从而重新指定为权益。

  截至2021年9月末,途虎养车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4.2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0.62亿元减少6.3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新冠疫情对以线下服务为主的途虎养车正常运营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例如,于2020年2月整个月,200多家途虎工场店暂停运营。尽管2019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了24.3%的收入增长,但增速低于预期。

  疫情也导致途虎的门店扩张步伐放慢,延后至2020年下半年开设的一些门店,经营业绩受运营时间减少的负面影响。而且目前疫情的反复,使得一些城市限制出行和居家令措施恢复,由此可能给公司经营业绩持续带来不利影响。

  按照官方介绍,途虎工厂店部署于战略位置,使用途虎品牌,作为其服务门店网络的核心,代表了途虎优质的服务质量。

  途虎工厂店又分为自营和加盟两种模式。截至2021年9月30日,途虎的工场店网络包括202家自营门店和3167家加盟途虎工场店(由1538名加盟商管理)。透过加盟模式,途虎可以实现轻资产模式高效扩张。

  除此之外,公司还有一种叫做“合作门店”的模式,该类型门店在途虎平台上销售的产品提供安装和保养服务。合作门店作为工场店的补充,能够扩大途虎的地域覆盖。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在中国各地拥有3.32万家合作门店。

  显然,途虎高度依赖公司的加盟商及合作门店运营商为客户提供服务,但如何管理好这些门店是一个挑战。实际案例显示,在本身就鱼目混珠的汽车后市场上,途虎顾客服务和体验方面做的并不好。

  据新民晚报报道,孔先生驾驶公司的一辆奔驰轿车,在一次不慎发生单车碰擦公路护栏事故后,通过之前加上的途虎养车工场店漕盈路店工作人员朱某的微信,于2020年12月18日在该店进行了维修保养,并拿到一张盖有公章名为“上海姚邱汽车服务中心(有限合伙)”字样的发票。

  12月20日,孔先生取到修好的车行驶大约10公里至嘉闵高架时,遭遇轮毂脱落,紧固轮毂上的5个螺丝,只剩下了1个。

  此后朱某将车开走,答应二次免费维修,过程中包括了更换右前支撑系统这一操作。12月24日,车辆维修完毕,交还孔先生。但随后不久,车辆右前支撑系统某个部件出现漏油现象,这正是途虎刚维修过的部位。

  之后孔先生通过向途虎交涉,对方工作人员回应称,系统查不到相关维修单,朱某已于2020年8月份离职,该行为是朱某个人行为。

  途虎后续内部调查发现,朱某原是涉事店店长,已于2020年8月离职。孔先生的订单是朱某安排车辆在该店走了一次“过场”,也上过架,但随后的维修都是拉到其他地方进行的。

  至于发票上的公司“上海姚邱汽车服务中心(有限合伙)”,确实系途虎养车工场店漕盈路店,但是属门店前台员工私开发票。此人在随后也已离职。

  对此,上述文章评论称,途虎对门店管理的“灯下黑”,恐怕不是“离职人员”就能“背的锅”。

  除此之外,途虎还被质疑涉嫌虚假宣传、服务专业性堪忧。据新浪汽车调查,途虎养车在短视频上投放的“88元全合成小保养”广告,只能算是合成机油,“说是全合成机油有失偏颇”,且没有任何主机厂的认证,只有一个美国API SN PLUS 的“及格”水平认证,这样没有主机厂认证的机油“懂车的人和爱车的人肯定不会用”。

  即便是长效机油滤芯,也建议1万-1.2万公里更换新的,而非1.5-2万公里更换;

  按照车辆说明书更换空气滤芯,建议1年或2万公里更换,而非4-6万公里更换,这样可能会导致拉缸,大修发动机。

  实际上,从一些网友的留言中可以发现,途虎的用户口碑并不佳。使用过该品牌的用户,不少在被“坑”了之后,选择了远离。

  有观点指出,途虎养车的种种乱象,归根到底是企业管理问题。加盟店的正规化管理该怎么做,如何保证服务和产品的一致性,是途虎养车急需考虑的问题。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汽车后市场已增长至万亿级别。但在这一有利可图的市场上,途虎尚未建立起明显优势。

  申请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途虎养车在中国独立汽车售后市场中,门店数和汽车服务收入均排名第一;在中国汽车服务领域中,其占据0.9%的市场份额,排在行业第5位。

  排名第一、二位的服务商也仅占到2%和1.4%的市场份额。尽管市场高度分散,途虎的几个竞争对手却都来头不小。

  2017年,京东宣布进军汽车售后服务市场,2018年全面开放供应链、系统、服务、物流、金融能力五大战略,打造汽车后市场的 中枢大脑 。

  2021年10月,京东上线了“京东汽配”APP,主打全渠道B2B交易平台,应用介绍称APP来自京东集团赋能汽车后市场,提供分销及零售业务。

  据京东汽车全渠道服务业务部总经理陈海峰透露,京东京车会已在全国开店超过1400家,未来将在开城招商、服务深化、师培训、校企合作层面发力。

  另一主要对手阿里,也在2018年就成立了天猫汽车后市场公司新康众,发展天猫车站、天猫养车等品牌和业务,而且还构筑起了从门店认证到配件运营、修配数字化融合等全方面汽车后服务的框架,让天猫成为汽车后市场的佼佼者。

  官方资料显示,天猫养车自2020年3月正式启动招商以来,全国申请门店数量超过2.6万家,经过层层审核,截至去年11月全国已有1700多家门店加盟。天猫养车预计2022年老加盟商开新店的占比会更高,同时也会在下沉市场发力。

  汽车服务市场属于轻资产模式,这很适合背靠阿里的天猫养车,再加上天猫的流量导入和品牌效应,很容易俘获C端用户的信任。京东不仅在C端有类似的优势,面向B端供应商时,京东的知名度和供应链能力也具备吸引力,甚至直接和上游汽车零配件厂商达成合作,从源头保障产品质量。

  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汽车的崛起对于途虎等独立汽车售后服务平台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途虎在申请书中表示正在探索新能源汽车相关商业机会,如电池维修服务,其目前已与零跑汽车、北汽极狐等建立了战略业务合作。

  不过新能源汽车带来的冲击也是显而易见的。就保养服务而言,电动车的保养周期普遍低于燃油车。同时,电动车在电池退休之前,保养项目价格偏低;等到更换动力电池这样更高客单价的服务时,目前新能源车企普遍选择自营自建售后服务体系,留给独立售后企业的机会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