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会吧

过眼云烟他们是怎么沦为退市游戏股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3-14

  步入3月,上市游戏厂商将陆续披露2021年报。今年的年报季几乎是一片惨淡,实现业绩增长的厂商难觅。更为糟糕的是,数个上市游戏公司将在年报发布后启动退市程序,告别资本市场。

  艾格拉斯近日每日发布退市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由于公司股价持续低于1元,且年报预告亏损&年营收低于1亿元,即将触发退市条款。就目前艾格拉斯状态来看,可能等不到年报发布,就已触发“股价连续20交易日低于1元”的退市条款。

  不止艾格拉斯,游久游戏也因年报预告亏损且年收入低于1亿元而触发了退市条款。

  去年富控互动成功领到了“游戏退市第一股”的头衔。今年看来,如果没有奇迹,艾格拉斯与游久网这两个游戏股退市已是板上钉钉。

  说来可能难以置信,艾格拉斯、游久游戏、富控互动等退市游戏股市值曾经也达两三百亿。短短五六年时间,这些公司如何将自己上百亿的市值作到现在还不及《王者荣耀》日流水的?

  相信经历过端游时代的玩家,都对游久网有印象。当年游久网创始人刘亮抓住了《DOTA》地图火热的机会,收购了国内最大的《魔兽争霸3》RPG地图论坛,成功让游久网跻身几个最大游戏门户之一。

  后续游久网又开拓出游戏发行、研发业务,与360成立合资公司360游久做游戏研发,相继推出了《千军》《刀塔女神》等游戏。当时的新闻稿显示,这两款游戏月流水都超过千万。游久可谓尝到了游戏业务的甜头。

  由于360一直强调自己只做联运,不做研发,因此在子公司360游久发展战略上与游久网产生了分歧。2013年,游久网收购了360所持的360游久股份,将360游久更名为游久时代。

  2014年,趁着资本市场追捧手游概念股的东风。主营煤炭的爱使股份以11.8亿、溢价41倍的价格收购游久游戏。这个溢价水平也创下了当年之最。

  那时爱使股份2013年全年收入才18.6亿,全部利润仅447万,而游久游戏年利润达3941.34万,近乎是爱使股份的十倍。所以明眼人大概都明白这是什么资本游戏。

  2015年,爱使股份将煤炭业务卖给了实控人,更名成游久游戏,同时刘亮也成了上市公司新董事长兼总经理。在2015年大牛市推波助澜下,游久游戏市值达到300亿的巅峰。

  但很快,随着游久游戏的《君临天下》老化,新游戏后继乏力,游久游戏开始走下坡路。游久游戏在2017年、2018年、2020年相继亏损4.22亿、8.91亿和0.27亿,仅2019年通过卖出上海房产实现勉强盈利。

  而这期间,刘亮与游久总裁代琳的“天价隐婚”,到成了游久游戏日后退市的注脚。

  刘亮与代琳分别持有上市公司10.28%、9.31%的股权,两人结婚后合计持股超过了上市公司实控人。这涉及到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需要公告,但两人并没有公告,且两人违背了游久游戏注入上市公司时“不谋求实控人地位”的承诺。因此2016年,刘亮与代琳被证监会调查,股份不能解禁。

  等调查结束时,游久游戏股价大跌,刘代两人手里股票市值从60亿跌至12亿。刘亮还因此在自己朋友圈里吐槽过这是一场花费48亿的天价婚礼。

  游久游戏此后风波不断,由于欠分成款被支柱产品《君临天下》的开发商告上法庭,并失去了《君临天下》的发行权。手游时代,游久网也大不如前,不能为上市公司贡献更多利润。

  为了支持上市公司,刘亮质押了自己全部股票,为上市公司提供资金。但随着游久游戏股价不停地下跌,刘亮质押的股票也不断被券商、银行平仓而无能为力,毕竟他每年还背上过亿的质押借款利息。

  也就是说,游久游戏自上市以来不仅没有给刘亮带来大量财富,反而带来一身债务。

  所以刘亮自己也吐槽道,“如果当年知道与资本市场对接是这个结果,一定不会走这条路,一定继续做一个小富即安年利润几千万的小老板。”

  时间倒回2015年3月, 主营混凝土管道的巨龙管业由于老本行竞争加剧,以25亿元收购手游厂商艾格拉斯。如同游久网一样,当时巨龙管业总资产也就不到10亿元。收购完成后,艾格拉斯实控人王双义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但艾格拉斯25亿的收购价其实是非常贵的,溢价率达1522.63%。要知道,在一年前玩蟹科技、银汉科技被上市公司并购时估值分别才17.39亿、13.21亿。多年之后,玩蟹科技依然推出了《一拳超人》《拳皇98OL》等市场表现不错的产品,而银汉科技也有《拉结尔》《时空猎人》等拿得出手游戏。至于艾格拉斯嘛,已经没有声音了。

  艾格拉斯25亿的估值,全靠《英雄战魂》这一款游戏撑着。当时的资料显示,《英雄战魂》占了艾格拉斯收入的99%,平均月流水过亿,并且海外市场贡献了60+%的收入。验证海外流水真实性一直是一大难题,总体上还是以厂商说是多少就是多少。

  自艾格拉斯注入上市公司体内后,原巨龙管业实控人开始不断减持,从上市公司手中收购原混凝土管道业务。2017年,巨龙管业与原实控人完成混凝土管道业务交割后,巨龙管业更名艾格拉斯。

  通过并购外延增长的方式,不断增强上市公司财报数据,是提升上市公司市值的一条捷径。

  也是在2017年,艾格拉斯连续两年压线完成利润对赌后,决定再玩把大的: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了游戏渠道拇指玩(3.38亿)与视频推广公司杭州搜影(13.55亿)。同时,艾格拉斯还有意收购以18~25亿元收购游戏厂商拓米科技,不过最终交易泡汤。

  收购带来的好处也是立竿见影的,艾格拉斯在2017年实现收入8.45亿,同比增长50.11%;实现净利润4.14亿,同比增长93.30%。这也是艾格拉斯最后的辉煌。

  艾格拉斯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2018年版号暂停发放长达9个月,对拇指玩造成了明显影响;在视频领域,爱优腾已让用户习惯付费会员模式,而杭州搜影居然还在做盗版侵权视频的生意。果不其然,杭州搜影惹上了无数侵权官司。

  当年拇指玩、杭州搜影都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给艾格拉斯带来了1.6亿元的资产减值。好吧,减值不多,艾格拉斯还兜得住。

  艾格拉斯表示由于游戏市场竞争加剧、监管趋严,艾格拉斯与拇指玩的新游戏未能达成预期表现,杭州搜影的产品更是不知所踪。当年艾格拉斯资产减值高达29.6亿,巨亏25.55亿。

  2020年疫情期间,游戏、视频等在线娱乐方式迎来快速增长。这次艾格拉斯总能咸鱼翻身了吧?并没有,艾格拉斯甚至还失去了造血能力。

  整个2020年,艾格拉斯由于业务调整,没有一款新游上线,全依靠老产品。而身为长尾渠道的拇指玩市场空间进一步被压缩。2020年艾格拉斯收入下降达67.15%,又亏了12.47亿。实控人还因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这还不算完。在年报审计过程中,艾格拉斯还相继被发现实控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9亿元,出售混凝土管道业务实际只收到了一半的钱。审计会计事务所直接表示对这份年报真实性“无法发表意见”。

  2021年里,艾格拉斯原游戏团队相继离职出走,创始人被立案调查自身难保,已实际沦为空壳。不过这个壳被其他金融炒家看上,趁虚而入将艾格拉斯创始人踢出了董事会。

  新管理层接管艾格拉斯后,关停了所有游戏业务,成立了做钢材贸易的子公司。公告透露,艾格拉斯将从游戏公司转型成钢材贸易公司。不过艾格拉斯已经积重难返,即将退市。艾格拉斯退市后,股权丧失了流动性,估计这个壳对炒家意义也不大了。

  上述两家游戏公司都是2015年那一波牛市登陆资本市场,并且都采取曲线上市。基于牛市的乐观,他们难免会加上了不合理的杠杆,产品数据想必也会一定程度注水。

  当潮水褪去,上述游戏厂商面临产品青黄不接与二级市场的压力,动作难免变形。到回头看,与游久游戏、艾格拉斯差不多同期登陆资本市场的还有三七互娱、游族和恺英,虽然经历波折,但凭借自研能力完成了页游到手游的转型,在国内这样红海市场赢得一席之地。